汽车产业面临双重夹击:一边卖车难 一边零部件价格涨 - 行业动态 - 常州市大成标准件有限公司
  • 汽车产业面临双重夹击:一边卖车难 一边零部件价格涨

    汽车产业面临双重夹击:一边卖车难 一边零部件价格涨

    “国际供应链的中断开始对国内汽车生产带来较大影响。”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梅松林称。

    境外疫情蔓延令全球汽车零配件生产和供应链受阻,汽车零部件供应出现短缺,给刚刚复工复产的国内汽车产业和相关上市公司,带来新一轮冲击。

    零部件价格上涨

    A股零部件上市公司渤海汽车(2.930, -0.01, -0.34%)5月11日发布公告称,近日,德国政府放宽了相关限制,渤海汽车子公司BTAH的主要客户宝马等企业陆续恢复部分订单。由于汽车行业供应链长,订单传导时间相应较长,BTAH将于2020年5月11日起根据实际订单需求情况部分恢复生产,后续会随着下游客户的复工复产进度,以及订单需求情况逐步扩大复工复产规模。

    渤海汽车子公司并非个案。旭升股份(41.800, -0.30, -0.71%)是特斯拉在华重要的长期零部件供应商,公司内部人士此前表示,受北美疫情影响,目前公司的零配件暂时停发。虽然旭升股份位于宁波,但其生产的电池部件并不能直供特斯拉上海工厂使用,需要先出口到美国进行二次装配,然后部分运回国内。

    同是特斯拉重要零部件供应商,均胜电子(20.350, -0.15, -0.73%)也面临类似情况。公司相关人士透露,均胜在美国的工厂此前已配合当地整车企业转产防疫设备,至今未恢复零部件生产。

    这是疫情发生后,全球汽车产业链的一个缩影。

    受境外疫情影响,零部件供应出现短缺,相当一部分零部件产品的价格上涨。以最常见的汽车轮胎为例,米其林早在3月就在美国市场涨价7%,在加拿大市场涨价5%;固特异4月起在北美市场上调了5%的售价;倍耐力也将轿车和轻型卡车的轮胎价格上调了5%。

    汽车电子元部件涨价的幅度更为明显。由于核心生产商来自日本和韩国,相关产品的出口难度和生产难度大幅增加,导致MCU价格上涨超过30%,MICC、电阻、硅片、面板和LED芯片等的价格更是直接翻了1至2倍。

    防撞梁、行李箱、脚踏板、天窗导轨等零部件,也出现不同程度的涨价。

    有业内专家表示,一辆整车所需的零部件在3万个左右。虽然国内零部件企业复工复产进度加快,自主品牌车企的自主化率也很高,但仍有相当一部分零部件并不能实现国产替代,发动机、转向装置、汽车电控等依然需要海外进口。以IGBT模块为例,进口量目前占国内市场需求量的七分之六。境外疫情给汽车零部件供应链带来直接影响:一方面,进口的中高端零部件出现短缺;另一方面,需要出口再组装的产品也无法保证供应。

    “国际供应链的中断开始对国内汽车生产带来较大影响。”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梅松林认为,中国汽车行业刚从国内供应链的中断中复苏过来,又面临国际供应链的中断。对于那些供应链本土化程度还不是很高的车企而言,影响尤甚。而对于零部件企业而言,虽然零部件价格出现了上涨,但供应链问题导致其很难分享涨价带来的红利。

    汽车产业面临挑战

    疫情发生后,各大车企的销量同比大幅下降,部分甚至达到八成以上。

    全国乘用车联合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2020年4月中国乘用车市场零售达142.9万辆,同比下降5.6%;而1至3月的降幅分别为21%、79%和40%。

    沃尔沃汽车的价格清单显示,所有的车型都在打折,最高折扣达到七折,甚至连刚上市的沃尔沃S60也打八折。除了沃尔沃,奥迪、奔驰、捷豹等高端品牌的降价幅度同样不小。

    就连销量大的车企也加入了降价行列。上汽斯柯达在上月底举行内部沟通会,宣布全系产品降价等一beplayapp针对中国市场的举措,降幅高达2万元以上。对此,业内人士表示,主要是因为车企希望在近期能提升销量。

    一方面是卖车不易,降价让利;另一方面则是部分零部件供应不畅,价格上涨。双重夹击之下,中国汽车产业面临挑战。对此,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方寅亮认为,受海外疫情影响,国际车企包括零部件企业很难立即全面复工复产,未来产能爬坡需要时间。“情况会慢慢好转的,但是需要一定时间。”

    对于车市未来走势,中汽协5月11日预测,若境外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预计今年国内汽车市场销量下滑15%;若境外疫情持续蔓延,预计国内汽车市场销量下滑25%。

    中汽协表示,需关注供应链安全问题,建立供应链风险预警、协同制造、产能共享、柔性转产等体系保障。汽车制造业是长产业链、大协同、大制造的“集成化”产业,需建立高效协同、有竞争优势的供应商体系,完整而强大的汽车供应链是汽车产业发展的重要支撑。

    中汽协还表示,汽车整车企业之间的竞争本质上是体系能力和供应链的竞争。国内车企应有本土化供应链的辅助支持措施,同时加大对国际核心供应资源的储备能力。此外,本土车企在完善体系能力的基础上,跨企业合作的可行性研究和小范围试验也应提上日程。

    不过,也有业内专家认为,目前零部件供应难的局面也有积极影响:一方面,相关中小企业的竞争将加剧,推动优胜劣汰;另一方面,国产零部件将从中受益,推动主要零部件的国产化。

    以特斯拉上海工厂为例,目前其国产率约为40%,需在国外采购的部件主要是电机、电机控制器、车身结构件、电池管理系统、视觉控制系统、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核心部件等。特斯拉上海工厂制造总监宋钢在今年年初表示,特斯拉上海工厂的零部件本地化率计划到今年7月提升至70%,今年年底国产Model 3将实现100%零部件国产化。就此,梅松林表示,零部件供应难,或使特斯拉上海工厂加快零部件国产化率进程。

     


  • QQ咨询
  • 官方微信
  • 联系电话
    座机0519-86622303
    座机0519-86622838
  • 在线留言
  • 返回顶部